2020-06-04
捏了下对方那张漂亮得不输女子的脸蛋
梵蒂冈的广场附近,只见重重封锁线将闲杂人等隔绝在外,原本富丽堂皇,具有重大意义的大教堂被烧得面目全非,由米开朗基罗设计,贝贝尼装潢的建物已不复见,剩下的,只有处处断垣残壁,那环绕周围的柱廊颓圮倒塌,无数珍贵的艺术品被毁于一旦。数十名警方人员在火场内调查搜证,当中更有数名教廷人员,说着事发经过,无数媒体在旁等候,只要一有警察步出封锁线,立刻快步上前,追问着是否有最新发现。保罗与布雷恩两人于罗马下了飞机,和另外三人兵分两路,允诺只要等到十三,便过去与他们会合。两人左等右等,约莫过了十来分钟,保罗首先耐不住性子,不耐道:“喂,娘娘腔布雷恩,我们等了快二十分钟了,怎么那头妖魔鬼怪还没出现?”布雷恩两手一摊,答道:“不要问我,我没兴趣知道为什么十三还没出现。”语顿,又抱怨道:“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,别叫我娘娘腔好吗?”保罗走到布雷恩面前,捏了下对方那张漂亮得不输女子的脸蛋,一脸忌妒,说道:“你这张脸老子真的看得很不爽,男的没事长那么漂亮,不是娘娘腔是啥?你最好整形一下,不然哪天被人当作女的强奸。”布雷恩两眼一翻,正要反驳,却看见保罗额上青筋暴露,似乎快要抓狂,问道:“保罗,你心情不好?”“会好才有鬼。”保罗双手叉腰,嚼着槟榔,不时东看西看,伸手往胸口抓了抓,恨声道:“哪个死贱种那么够胆,竟敢翻了老子的场子,只要被我抓到,管他是谁,老子绝对让他知道什么叫做‘枪林弹雨’。”“场子?”布雷恩眉头一皱,旋即抓住保罗的领口,一脸气愤,说道:“保罗,你身为教廷一员,怎么可以再作那些黑社会的事呢!你知道不知道……”布雷恩又念了一大串,保罗伸出跟中指,说道:“你说什么啊?老子实在听不懂,梵蒂岗大教堂就算是老子围的,现在被人一把火烧个精光,老子当然不爽啊?”“啊!”布雷恩这才知道会错意,脸上一红,尴尬地干笑了两声。保罗见状调侃道:“你这娘娘腔驱魔时真是够呛的,可是平常能不能别一副怪模怪样,竟然还给老子脸红,如果不是已经验明正身,老子真的会把你当作女人。”“你够了吧!”布雷恩怒气一起,脸上红晕更盛,若不看得真切,还真以为他是位千娇百媚的女子。“怎样,不爽吗?想死有很多种方法,不必挑上老子这种。”“你……”两人怒目互瞪,正欲大打出手时,身后传来了十三的声音:“早安啊!两位,你们在吵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两人转头望去,一袭黑衣打扮的十三缓缓来到两人身旁,脸上笑容依旧,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想不到好脾气的布雷恩也有生气的时候。”布雷恩“哼”了一声,并不答话。保罗可就没有那么安静了,又开始大声嚷嚷:“你妈个飞过头啦!怎么现在才到,你知不知道老子等到快挂了,说,你飞去哪了?是不是偷跑去找辣妹?如果是,老子真的不介意干掉你。”“你的脑袋就只有这种东西吗?”十三微皱眉头,不再搭理保罗,话题一转,问道:“布雷恩,教宗人在哪?”“他人在……”布雷恩看了看附近,说道:“跟我来就是了。”语顿,对保罗揶揄道:“保罗,你口中的妖魔鬼怪似乎更懂得为人处世。”“你妈个见到鬼,有种你再说一次。”布雷恩的带领下,三人登上了一辆轿车,缓缓驶离大广场。沿途,他们注意着是否有人暗中跟随,不过却没有发现半个可疑人物,车子驶过大街小巷,最后开到了郊外,停在一栋大门深锁的别墅前。布雷恩说道:“这栋别墅,表面上是在某财团名下,不过却是教廷的分部,教宗大人就在里面。”语顿,他对着大门旁的对讲机喊道:“十三课,布雷恩。”“喀锵”一声,铁门应生而开,布雷恩将车开过庭院,停至一处,三人纷纷下车,往那栋三层楼的别墅走去。途中,十三往楼上一瞄,发现一处窗户有人窥视,见他抬头又急忙将窗帘拉下,不过凭着快速瞥过,眼尖地瞄到一个瘦小身影,依稀是名女子。十三摇头一笑,掏出了柄暗红色的十字架,又继续往别墅走去。来到正门,布雷恩转动门把,推开后说道:“进来吧!教宗大人在等着我们。”三人鱼贯走入,一间大约十坪的前厅映入眼帘,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铺以红色地毯,墙上悬挂着一幅幅极富宗教味道的画作,黄晕的灯光从挑高五米的天花板吊灯投射而下,再搭以米色的粉漆,显得温和而舒适;前厅正前方为一道阶梯,忽然,楼梯处传来了阵急促的脚步声,一名娇小的少女快步冲下,见到布雷恩、保罗时双眼一亮,高兴地喊道:“你们到啦!”少女留着一头俏丽的短发,身高不过一百五十多,虽是修女却穿着一件男子神袍,怯生生地让人大感怜惜。少女背着手,蹦蹦跳跳地来到两人面前,模样天真可爱,正想布雷恩打声招呼时,保罗不发一语走到少女身后,双手就从背后往胸前抓去。“啊……保罗,你还是老样子,放手、放手……”少女又羞又气,连忙拍掉了袭胸的那双禄山之爪,气呼呼地转身就给保罗两巴掌,然后一脚踢向对方跨下,“大色狼,去死吧!”保罗大声惨叫,哭丧着脸,双手捂着受创部位,翻来滚去,久久不能起身。少女插着腰,鼻头微皱,俯身看着痛苦欲绝的保罗,说道:“别每次看到人家就动手动脚。”转头望向布雷恩,笑靥如鲜花绽放,双手勾住对方脖子,“啊!布雷恩,好久不见,你还是那么帅。”布雷恩满脸尴尬,站得直直的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鼻尖满是少女馨香,胸前感到对方那对丰满、柔软的胸脯时更是红了脸,连忙推开,说道:“芭雅,控制一下。”被唤作芭雅的少女抱以甜甜一笑,却听见保罗断续又充满怨恨的声音:“不公平……为什么……布雷恩妳就去抱他,而我就要被踹……我的小保罗啊……”“哼,你有布雷恩帅吗?人家就是喜欢布雷恩,不行吗?”芭雅嘴唇一努,拉着布雷恩的手不断摇着。躺在地上的保罗痛得满脸铁青,嘴唇发白,哼哼啊啊地挣扎爬起,“老子记着了,你们这对狗男女好样的。”十三看着这出闹剧,含笑不语,保罗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芭雅踹下体了,却总是学不乖,一见面就要毛手毛脚,真是死性不改。“布雷恩,你这次回来是看我的吗?人家好感动唷,咦?那位是……”芭雅一双大眼眨也眨地,忽然望向十三,眼里尽是疑惑,却慢慢变了脸色,最后拉开嗓门大叫:“啊……有恶魔,布雷恩保护我。”布雷恩身躯微震,被芭雅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又马上感到一个柔软的身躯扑进怀里,微微颤抖,娇怯的模样我见犹怜,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芭雅,别来这套好吗?这招已经过时了。”芭雅轻捶布雷恩,正想说话,却皱了眉头,似乎对自己为什么会扑到对方怀里感到不解,转过头去,看见十三时又做了同样的动作,尖叫、投怀送抱,然后同样一句:“啊……有恶魔,布雷恩保护我。”布雷恩对此举大惑不解,望向保罗,对方也是一脸问号,最后他看向十三,只见他叹了口气,将一柄十字架递来,说道:“把这个给芭雅戴上。”布雷恩接过十字架,发觉与自己胸前那柄并无二至,正想发问,却听见十三的声音:“别问了,给她挂上就是了。”布雷恩依言照作,就在十字架套上芭雅的脖子时, 白小姐精选一码必中一股魔力波动从十字架上传出, 精选10码中特后者惨叫一声, 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软倒在他怀里,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不醒人事。布雷恩左手托着芭雅,右手轻拍对方脸颊,“芭雅,醒醒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语顿,他怒视十三,警告道:“你最好能有个合理解释,不然我会以封魔针送你回地狱。”“你还没这个本事。”十三鄙夷一笑,丝毫不将对方的恫吓放在眼里,说道:“别激动,等会她就醒了,醒来之后再向她介绍我一次,这样就行了。”布雷恩闻言半信半疑,又想询问那十字架究竟是什么东西时,保罗捂着老二,搭腔道:“妖魔鬼怪说得没错,待会她就醒了,你在纽约也发生过这样的事。”他在纽约也发生过?布雷恩疑窦顿生,望向保罗胸前,发现对方有个暗红色的十字架,他越来越迷糊了,这个十字架是作什么用的?就在布雷恩试图弄懂一切时,芭雅“嘤”了一声,悠悠醒转,搓了搓眼睛,问道:“布雷恩,人家是怎么了啊?”布雷恩待要回答,又听见芭雅那高分贝的尖叫,然后又同样一句:“啊……有恶魔,布雷恩保护我。”布雷恩望了十三一眼,见对方点了点头,满腹怀疑地介绍了一次:“芭雅,他是十三,是教宗新聘的成员,跟我们同组的。”“骗人,教会怎么可能请恶魔来当除魔师,布雷恩,想不到你堕落了,竟然跟恶魔在一起。”芭雅压根儿不相信,推开布雷恩,从怀中掏出圣经准备驱魔,却被保罗阻止,“芭雅,娘娘腔说的是真的,纽约的任务就是妖魔鬼怪和我们一起执行的。”芭雅还是不太相信,看了十三一眼,只见他点点头,举起双手,表示没有恶意。芭雅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,娇小的身子只到十三的胸口,抬起头,小声问道:“你……真的是除魔师?”“是的。”十三揉了揉芭雅的头发,蹲下身子,说道:“现在妳相信了吗?”芭雅伸手碰了下对方的脸颊,然后又捏了捏十三的鼻子,弄得对方哭笑不得,苦着脸,任由她摆布。“人家碰到恶魔了欸,碰到了欸……”芭雅高兴地转了个圈,跟着蹲下,仔细打量十三,然后发出一声赞叹:“哇!想不到恶魔也有长得那么性格的,好忧郁的眼睛,好帅气的脸,你叫十三吗?你比以前人家碰到的那些恶魔要好看多了。”语顿,芭雅向布雷恩吐了吐舌头,歉然一笑,“布雷恩,不好意思,他比你有男人味多了,所以人家决定喜欢他。”十三笑意中闪过一抹悲哀,对芭雅的反复无常早已见怪不怪,又揉了下对方的头发,缓缓站起,那些话,那不知已经听过多少次了,从他开始替教廷做事,每个伙伴,都会重复着不同的见面语,一次又一次,看着伙伴由生到死,一批接一批,这是第几批了?每个同伴,都曾一起出生入死,虽说恶魔无情,但久了也培养出一定的友谊。只不过这份友谊,只有他能够记得,而他的伙伴,则因为撒旦最恶毒的咀咒,重复遗忘,让他们的一切都将重来。他甚至不敢想象与天使见面之后,必须不断的认识、遗忘,他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?旁边的两人则是双手环胸,交换了下彼此的意见:“喂,你的芭雅又发痴了,看样子移情别恋喜欢上十三了,真是可悲啊!”“……别说到我身上好吗?芭雅的个性你也知道,反正就是这样,看到好看的男人,她一定会发作,不过好险不是另一个‘芭雅’,内幕资料那个‘她’,可是比你保罗大哥还要恐怖啊!”两人互看一眼,想起芭雅的另一面,不禁打了个寒颤。十三调整了下心情,问道:“好了,别说这些了,教宗在哪?梵蒂冈大教堂怎么起火的?”芭雅“啊”了一声,这才想到这件事,快步走上楼梯,对着三人招手,说道:“教宗大人在二楼会议室等你们。”语顿,叮咛道:“教宗大人的心脏本来就不好,经过这次事件,好像更虚弱了,千万别让他情绪太过激动。”“知道了!”三人点点头,跟着走上二楼。到了二楼,装饰与一楼大同小异,但是采光倒是明亮许多,走道至底,高约两尺的窗户半开,窗外绿树半遮,阳光倾泄而入,窗影格格映地,树影千枝百叶轻晃。芭雅推开房门,对着里头轻声唤道:“教宗大人,布雷恩他们到了。”一记苍老,略显虚弱的声音吩咐着:“请他们进来吧!到楼下候着,十三课其它人来的时候通知我一声。”芭雅闻言庄重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,转身面对三人时俏皮地眨了眨眼,表情转变之快,令人自叹不如,小声说道:“布雷恩、十三,待会给芭雅说说这趟纽约之行。”两人互看一眼,苦笑着摇头,没被点名的保罗作势挥了一下手,却得到芭雅抱以鬼脸响应。三人进入房中,宽敞的厅室里被一张楠木长桌占据,一名身穿滚金白袍,头戴小圆帽的老者坐于前方,对所有人招了招手,说道:“过来吧:”“是的,教宗大人。”三人之中,布雷恩的态度最为拘束,来到长桌左侧后座下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保罗虽说粗鄙不堪,但是来到教宗面前也不敢放肆,胸口抓了两下,外八字大勒勒地跨去,坐到右侧后并没有依照平时的称呼,反而是喊了声:“教宗大人。”十三态度依旧,来到附近后靠墙一站,说道:“我习惯站着。”“十三,这么多年了,仍不能让你忘记种族与宗教之间的距离吗?”教宗推了下老花眼镜,抬头望向十三,又摇摇头。十三冷笑着并不说话,双手环胸,下巴高傲地扬起,轻蔑的眼神已代替回答。教宗见状叹了口气,眉头皱起,胸前划个十字,语带不悦地指责道:“我相信服事人员应该很清楚交代了我的意思,那为什么你们还会把纽约市区给全毁了?美国总统还因此而下台谢罪,数百万条性命,难以估算的资产,就在你们手中消失。不过你们没有把白宫、五角大厦也一起毁了,算是值得庆幸的吧!”布雷恩低下头来,对教宗所言感到愧疚,其它两人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看得教宗不禁心头火起,捂着胸口喘了几下,拿出一个小瓶子,倒了片药锭吞下,又继续道:“现在追究这些也于事无补,我只想知道,难道只有‘圣者六芒星’可以全部消灭疫病与怪虫吗?没有其它方法?”布雷恩抬起头,几番欲言又止,却始终没有把真相说出,不过望向十三那充满怨怼的眼神却已出卖了他。教宗虽无永恒的寿命,但数十年的阅历已让他知道这件事与十三脱不了干系,问道:“十三,我相信应该有其它方法可以消灭怪虫,为何你没有出手?我相信以你的魔能,就算是全美国被怪虫笼罩,也应该有不伤人命方法可以解决吧?”十三态度不改,嘲讽的笑意却更深了,答道:“你所交付的任务,只有消灭疫病,查出真相,并没有要我拯救美国。我又为何要大耗魔力,去救一些与我不相干的人?反正不过是几百万条人命嘛!人类不是很会生,十八年后又是一堆,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“你……”教宗为之气结,一口气接不下去,脸色霎时苍白如纸,呼吸急促,身躯摇摇欲坠。布雷恩见状连忙冲到教宗身旁,不停拍着对方的背,又倒了杯热水递给对方,说道:“教宗大人,请您息怒,身体要紧。”语顿,他怒视十三,俊脸又再次布满红晕,却如喝醉似地潮红不退,直至脖子处,口气中流露出的怒意令人不敢小看,冷冷说道:“十三,我警告你最好控制一下措词,别自以为是的瞧不起人类,你可以试试,纵使我会死在你手中,但也会要你付出惨痛代价。”布雷恩掣出“封魔针”,针上如璀璨的蓝芒吞吐闪烁,神袍无风自动,强大的灵力充斥厅内,让人喘不过气。“我说过了,你没这个本事,就算让你多练千年,你还是不够格跟我玩。”十三的动作不变,眼睛黑芒闪过,布雷恩所发出的灵力如同石沉大海,消之无形。“妖魔鬼怪,想造反啊!老子不说话当我死了啊!”保罗眉头一挑,“极度暴力”往肩上一扛,加入战局。面对十三却挤眉弄眼,右手在旁人看不见的情况下竖起大拇指,表面上虽是站在教宗那边,但私底下却倾向十三。保罗转过头去,望向教宗等人又装作若无其事。“好了,你们两个别吵了。”教宗的脸色慢慢回复红润,神情也舒缓许多,连忙打个圆场,说道:“反正再追究也于事无补,就当是纽约市民命该如此。十三,你有没有发现主使人是谁?”两人互瞪一眼,布雷恩眼中的敌意之盛前所未见,纽约的事件任由其它两人任意妄为,他为了此事内疚不已,到现在还耿耿于怀。不过他无法实在忍受十三那种是人命如草芥的态度,数百万性命对他来说比之蝼蚁还要不如,恶魔,果然是从骨子里邪恶到极点的生物,就算成为伙伴也不能信任。布雷恩沉痛地垂下了头,脸上的潮红慢慢退去,把“封魔针”收进怀里,将个人成见暂时抛开,瘫在椅子上,默默看着会议进行。(哼,没用的人类,不过死了一些人就在那边哭天喊地,果然是创世神手下最软弱的生物。)十三心中暗忖,看向布雷恩那眼充满不屑,将事情的经过大约说了一遍,不过还是隐去了得到“死海古卷”与天刧那段。教宗听完,满脸困惑,对十三所说的过程提出几点疑问:“你说‘蚀心妖’被咒缚结界困在纽约市区,那是谁下得结界?是芬克、还是其它人?芬克是撒旦教的祭司,而且懂得月魔法?这点我很好奇,神职人员不可能同时使用神器与暗黑之力,那芬克是怎么办到的?”十三摇摇头,说道:“那结界的范畴超乎我的知识之外,而且我人在纽约里几乎感觉不到,也无法分辨对方用得是光或闇魔力,足见施术者的水平远超过当今世上所有咒术师。”语顿,十三续道:“关于芬克为什么能使用两种力量,我可以解释也感到怀疑,因为他在祭典时喊的不是大撒旦……”教宗与布雷恩闻及此名时,不约而同在胸前画了十字,高呼了主的名,这个遭到亵渎,象征万恶之源的名,教廷里无人会像十三这般口无忌惮地直呼其名。(哼!不过是个名字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)十三再次对教廷感到鄙视,但是嘴上仍不说破,继续说道:“芬克在祭典结束时喊的名字是沙利叶,虽是七君之一,但他的名也不该出现在开头或结尾仪式,这点倒是让我想不透,因为此举,已经背叛了魔界。”语顿,又道:“月之魔法,虽然是属于沙利叶独有,但祂曾是神界阵营。而且月魔法还称不上是正统黑暗魔术,所以芬克可以使用两种法力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”十三解说完毕,生出离去的念头,说道:“既然没我的事,我就先走了。”语罢,十三正欲离去,却被教宗叫住,“等等。”十三满脸不耐,回过身来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?”“去日本把冷心给接回来。”教宗似乎不打算就这样让十三离开,说道:“她人在恐山--卑弥呼那边,最近一连串的事件,必须要你们特别小组时时待命。”十三想起了一名巫女,脸色微变,问道:“她在卑弥呼那边?”教宗答道:“是的。”十三显然对日本之行感到头疼,连忙推托道:“那为什么不是保罗或布雷恩,芭雅也可以,还有那个在闭关的双面人也行,而且我没见过冷心,要我怎么接?”保罗瞪了十三一眼,说道:“别推到老子身上,教宗要你去是给你面子。”“也别推到我身上,我想休息一下。”布雷恩也附合着。“他们还有其它任务要办。”教宗此言令保罗和布雷恩不约而同哀叫出声,纷纷表示抗议,但是完全不被接受,径自说道:“至于芭雅嘛……”教宗还没说完,门外就传来芭雅甜美的声音:“教宗大人,十三课其它各组的代表人到了,在楼下等候您的吩咐。”“还真是巧啊!”教宗面露微笑,说道:“芭雅成天吵着要出去看看,也好久没让她执行任务了,刚才你不是说没见过冷心吗?芭雅见过,这趟你就带她去好了。”语顿,教宗唤道:“芭雅,妳进来。”“是的。”大门应声而开,娇小的芭雅一脸天真,问道:“教宗大人,有事吗?”“妳陪着十三去日本,把冷心接回来。”芭雅闻言高兴之情不言而表,不敢相信地又问了一次:“这是真的吗?”“是的。”“太好了,人家早就想去日本看看了,现在还有十三陪,真是太好了。”芭雅忘形地原地转了个圈,跑去拉住十三的手摇晃着,说道:“你可不能丢下人家,一个人偷跑喔!”“不会的。”十三又再度苦笑摇头,对于芭雅,他实在无法将刻板的修女印象套用在这名少女上,也是除了天使之外,少数几个让他正视的女性,不过前提是对方是以这副脸孔出现。转头看向教宗,十三的表情在霎时变回原貌,嘴唇不启,但所表达的意思已经藉由魔法传达:“教宗,虽然依照契约,我必须服从历代教宗任何指示,但也不代表我就得任你们当作狗一样使唤。你最好别惹怒我,不然当契约完结之时,就是你教廷覆灭之日。”十三语调平和,并无任何情绪起伏,但听在教宗耳里,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。的确,十三是个好帮手,不论大小任务一到了那头恶魔手里都能迎刃而解,但相对要付出的代价也太过高昂了。就拿这次任务来说,百万条性命成了这次的报酬,无怪历代教宗没人会随便出动这头恶魔,因为他们实在付不起这个代价。教宗叹了口气,十三已经不知何时消失在众人眼前,再出现时,人已在别墅外的铁门后,而芭雅则是兴冲冲地跑下楼,向等候的十三课等人通知一声,就往十三的方向跑去。布雷恩暂时忘记了先前的不愉快,与保罗兴灾乐祸地彼此望了一眼,还好今天与芭雅同行的是十三,不然,他们可不敢想象变身后的女王会有多恐怖。十三走后,教宗说道:“本来,是想要你们调查梵蒂冈大教堂的爆炸,可是我刚才考虑过,还是让你们休息一下好了。”“这是真的吗?”保罗叫了出来,旋又高举双手吶喊:“万岁,万岁,我去妳妈的万万岁。”看见保罗得意忘形的模样,教宗与布雷恩不禁相视苦笑。保罗喊了一阵,忽然想起了什么事,问道:“教宗,那这段时间,我们要住哪?你该不会要老子住在教会里吧?”(那可不行。)教宗暗自心惊,笑道:“你可以去找间旅馆。”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保罗想了想,又问道:“这这段时间的费用不会是要老子出吧!先说好,老子身上没有半毛,如果你不想老子重操旧业的话……”“当然是由教廷支付。”教宗哪会猜不到保罗的心思,为了避免后者继续败坏教廷名声,也只好忍痛付出大把钞票,免得保罗又干出什么事,说道:“我等下会吩咐服事人员,让他给你们一张信用卡,这样可以了吧!”布雷恩见状皱眉道:“保罗,你是在向教宗大人勒索吗?”“勒索?你这娘娘腔太瞧不起老子了吧!”保罗怒道:“这种叫勒索?不,只能算是跑路费而已,勒索的等级还要更高,好吗?不懂黑道就别乱说嘛,真是。”布雷恩待要反驳,却听见教宗说道:“好了,别为这种事争执,你们先下去吧!”“是,教宗大人。”“教宗,有事打手机给老子啊!被你压榨了那么久,头一次见到你那么慷慨。”(我能不慷慨吗?不然教廷恐怕又要上头条新闻了。)教宗心中忖道,但却不说破,只是在最后叮咛一下:“好了,下去吧!保罗,记得你现在的身分,别又惹出乱子。”“老子拿了你的钱,一定会小心处理。”保罗比出ok的手势,要教宗放心,只不过不晓得他处理的“方式”是哪种。两人离去前,在胸前画了十字,就在同时,六名十三课组长也来到房内,见到两人时并无任何表情,但却在看见教宗时恭敬地在胸前划个十字,“您好。”保罗见状哼了一声,本要开口骂人,却在布雷恩的阻挡下悻悻然离去。

原标题:《我的世界》加入光追,“马赛克”游戏真有必要这样做?

,,铁算盘一句解一码